摘要:多位人士近日向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,南京中脉美体内衣产品“拉人头”的销售模式疑似传销。他们之中有奋力挣扎而出的亲历者,有的则是正在为家人感到担忧。

  


  2018年11月26日,南京中脉科技发展有限公司(下称“南京中脉”)被当地政府授予了“南京市优秀民营企业”殊荣。另据一份公开排名数据显示,2017年南京中脉全年销售额约80亿元,位列中国直销公司排行第8名。

  然而,在风光的背后,事实却是南京中脉近年来一直深陷于涉嫌传销的丑闻。

  多位人士近日向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,南京中脉美体内衣产品“拉人头”的销售模式疑似传销。他们之中有奋力挣扎而出的亲历者,有的则是正在为家人感到担忧。

  1月25日上午,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致电南京中脉采访,前台工作人员记录了记者的联系方式,并称将会转达给相关部门,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回复。

  “货卖不出去才发觉被骗了”

  “我的新年愿望是南京中脉这些公司被严查严处。”随着权健、华林、无限极等直销企业因涉嫌传销相继被查,有网友因为家人“迷上了中脉”而在社交媒体上如此表示。

  公开信息显示,南京中脉2006年获商务部颁发直销经营许可证,此后多年的时间里,在全国各大城市开设了超过1000家的中脉生态养生馆,并先后在江苏、浙江、上海、北京、辽宁、黑龙江等数十个省市开设了分公司。其销售的产品包括床上用品、美体内衣、净水器等,这些产品同市场同类一般产品相比大多价格不菲。

  在官网介绍中,其宣称:“中脉远红磁枕、中脉远红磁薄被、中脉远红磁性保健功能床垫,三者组成生态能量睡眠系统,整个系统形成一个能量场。”

  必须指出的是,《华夏时报》记者查询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网站发现,南京中脉备案的直销产品仅仅包括中脉远红系列的1类17种产品,其中并无目前在售的美体内衣、饮料、净水器等产品。换言之,其大部分产品不能通过直销方式合法销售。

  


  “我爸说是传销,我男朋友说是传销,我直到货砸在手里卖不出时才发觉自己被骗了。”北京的邹女士(化名)近日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称,2018年年初,其在亲戚的朋友张某邀请下参加中脉的活动,在一次会上被劝说加盟了中脉LACA内衣,然而其到后来发现,“这可能是传销”。

  “花8万元买了产品加盟,当时钱不够,还是张某借给我付了几万。”据邹女士介绍,一套中脉LACA内衣需要6000多元,而加盟需要先买4万元、8万元、16万元等档位的一个单,买单后公司会分配ID号,成为中脉的直销员(无直销员证)。不同的级别能以不同的优惠从中脉拿货销售,如4万元档可以6.8折拿货,8万元档则可以3.8折拿货。

  据邹女士了解,成为直销员后可按两种方式向客户推荐产品,一是零售;二是推荐客户也来买单成为直销员的形式进行批发,内部也叫找人加盟。这种方式与传销的一大特征“拉人头交入门费”颇为相似。

  然而,邹女士在加盟后逐渐发现,6000多元一套的内衣普通人根本无力消费,如果想赚钱的话还是需要发展新人。据其了解,“投资16万元档的代理,发展一个新人购买8万元档的产品,就可获得提成10800元。”

  邹女士并不愿意深陷其中,但退款之路并不容易。在退款请求先后被“上线”张某和中脉养生馆拒绝后,其选择了通过在北京、南京等地工商部门进行多次投诉举报,才最终成功退款。在退款过程中,她说还“曾经遭到威胁”。

  “权健是权健,中脉是中脉”

  与邹女士的经历不同,来自上海的陆先生与辽宁的包先生并未加入过中脉,但他们在了解中脉销售模式后都坚称“中脉是传销”。

  而陆先生与包先生的最大共同点在于,他们如今都在因为母亲“迷上了中脉”而感到担忧。

  “因为中脉,我妈妈甚至跟我闹翻了,已经不怎么说话了,怎么劝都劝不好。”陆先生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透露,其母亲在2017年开始接触到中脉养生馆,投资了8万元加盟,从此开始推销中脉LACA内衣等产品,而自己的父亲则是被母亲“拉人头”拉进了中脉,同样也投资了8万元。

  “她现在是挣钱还是不挣钱我不了解,我也不关心,90%的概率是赔钱的。哪怕赚钱了,毕竟这个东西我觉得道德上也过不去。”陆先生说,母亲基本上每天都会去养生馆上课,孩子也不愿意帮着带了,有时还会去外地开会,之前去过澳门。

  陆先生坚称“中脉就是传销”,希望能“把母亲劝回来”。但他却发现,自己已经无能为力,即使是通过工商部门投诉也毫无用处,“工商部门说他有营业执照,算是一个个体零售,最后不了了之。这个店还在的话,真的是没办法,除非她自己醒悟”。

  辽宁的包先生同样为此感到无力与深深的担忧,甚至在他看来,他有着多年教师经验的母亲已经“彻底失去了理智”。

  “现在每天都要上课,晚上视频语音聊天。都是他们内部的人,他们互相称赞,你能想象一群五六十岁的女人商业互吹?”据包先生回忆,在权健事件曝光前,其母亲“基本上每天得晚上九点、十点回家,周末甚至还要去外地学习中脉。”

  包先生说,“在权健事件曝光后,我们跟她说权健比中脉做的大,你快收手吧。但她却回复我们说,权健是权健,中脉是中脉,中脉没事。自始至终她都觉得我们傻,看不到商机”。

  “有一段时间她疯狂地向亲友推销中脉,有的亲戚不要,她竟然跟人家说要赠送,一套6000多元,谁家的钱是大风刮来的。现在我们家里约定,不让她再投钱,她愿意帮她的那个同学零售就零售,家里的钱不能动。虽然我们家里不支持,但是也只有这个办法了。”包先生无奈地表示。

  被指传销已屡遭曝光

  事实上,《华夏时报》记者搜索整理发现,近几年来南京中脉因被指涉嫌传销已多次被媒体曝光。

  以下仅为记者的不完全统计:

  2011年1月,《四川日报》旗下网站四川在线曾以《中脉涉嫌传销遭查处 宣传600元起家月挣300万》为题报道,成都警方接群众举报,在成都市双庆路99号查获一家涉嫌传销的“中脉·道和健康生活馆”,号称“钻石级”的经销商张某被执法人员带走并进行了调查。

  2014年3月,人民网曾以《拉人加盟可获抽成 南京中脉科技被指涉嫌传销》为题报道称,中脉科技编造致富传说,有消费者前后投入了400多万元,但却并没有获得预期回报。报道直指中脉科技拉人加盟可获抽成的团队销售方式,质疑其涉嫌传销。

  2014年10月,央视财经频道曾以《神秘内衣调查:赚钱要靠“拉人头”?内衣店被指似传销》报道,曝光了中脉LACA内衣的销售套路,直指其“拉人头”分红模式疑似传销。同时指出,LACA内衣并非经过商务部备案的直销产品,不能通过直销销售。

  2016年12月,《兰州晨报》曾以《投资中脉道和一坛酒43万 仅兰州至少20人被套》报道称,有消费者参加中脉道和公司的招商会,轻信对方高额分红回报的游说,投资数百万元被套。

  2017年5月,《中国经营报》曾以《南京中脉 一个牌照两个体系 旗下LACA品牌被指涉传》报道称,中脉科技出现经营售卖中脉和中脉旗下内衣品牌LACA的两类不同经销商,但实际上,商务部颁发的直销牌照只允许中脉直销售卖保健器材一个产品品类。而虽然中脉和LACA两者在产品上存在差异,但实质的经营模式却是十分相近,都是以发展下线作为经销商的获利手段。

  2017年7月,检察日报社主办的方圆法治网曾以《中脉系产品被指涉嫌传销 消费者陷入骗局》为题报道,消费者因轻信中脉方面推销人员声称的分红、原始股等承诺,购买了中脉系的白酒产品,最终上百万元血本无归。同时,报道还显示,中脉方面工作人员在宣传过程中称中脉的床垫、净水器、内衣等产品能够治疗糖尿病等慢性疾病。

  来源:华夏时报


2019年01月25日

直销再曝乱象:三生公司“消费致富”或涉嫌传销
南京中脉的诱饵骗局:高价进货可当原始股东,还有分红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优秀民企南京中脉涉嫌传销:天价内衣销售要靠“拉人头”?

全部评论()

  • 1
  • 1

    声明:本站所有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其个人观点意见,防传销公益网保持中立,不予负责!


  • 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