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美丽”的骗局

  ——洗脑为什么这么厉害

  这几年关于传销的新闻屡见不鲜,有很多传销开始披上“新衣”。

  那么传销组织常用的办法有哪些?


  1. 人群筛选

  人群筛选主要不是用于洗脑,而是用于区分容易洗脑的人群。比如说,有人会偶尔收到一些漏洞百出的诈骗信息。有的诈骗显得非常的幼稚低级,但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中计那?

  骗子“人群筛选”如果他们的信息编辑的非常的严谨,在庞大的群发下,就会有更多的人去咨询情况,那样就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解释,尽力让我们相信这些信息是真的,这样会让骗子们疲于奔命。

  如果故意制造一个漏洞百出的信息,这时候还有人跑去咨询询问具体情况是否属实,那么基本可以确定咨询人群的智商水平,骗子就可以找到“精准用户”而自己也大大减少时间成本的投入。

  我们听到的很多传销骗局都是如此,洗脑的人告诉对方“躺着赚钱”的方法。通过这样的筛选,选出那些容易洗脑的人群。他们更容易出众,更容易迷信,以至于再大的漏洞,也无法看清。


  2. 单一信息睡眠效应

  就像吃饭一样,人对信息也有生物性的需求。因为没有信息,就无法捕食,无法远离潜在的威胁。人对信息的依赖程度不亚于吃饭。比起错误的信息,人们害怕更接收不到信息。所以当错误的信息成为我们唯一信息来源时候,我们就倾向的容易接受和相信。

  持续的单一信息会带来大脑皮层的“响应回路”让他们从短期记忆变成长期记忆,从而改变自己的认知,增加我们对单一信息的认可,最终认为他们是正确的。

  我们看到的传销模经常阻隔人们对外界的信息很长一段时间,将其封闭的“小黑屋”不让人接触组织群体以外的任何人。同时在这个期间不断跟被洗脑者讲“相似的道理”。

  一开始我们知道明显的信息,一段时间后,我们就可能慢慢相信了。而其中的原因在于,我们可以记得信息的大概内容,但很容易忘记信息的来源,从而慢慢认为他们给的信息是正确的。


  3. 制造“气压”

  这里的“气压”指的是“群体压力”和”环境压力”

  人们很容易受环境的影响。就像一群羊往同一个方向跑,一只羊不知道为什么其他的羊这么做,但是它知道跟着做能够活下来的 概率最大。没有狮子,自己这样做也不会有太大的损失,一旦有狮子追来,那么自己生存的概率就会变大。

  追随“多数人”是生存进化的最优策略,可能有些人觉得自己不从众,但是实际上,很多生活现象都会表露自己,比如,看完精彩的节目后,掌声都是从不统一到统一。这也是从众的一种心态。

  环境压力也是让人改变认知的一种方式。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心里空间,要是被人靠得太近了,我们会感到不安。能够被许可进入我们安全区的,我们都认为是可以信赖的。

  而传销组织他们一般都是故意制造一个狭小的空间,让我们的安全区一直处于被打破的状态,自身心理防御系统不能一直保持,进而对他们产生信赖感。


  4. 真假信息混淆

  传销组织和一些邪教的教义都是通过混淆信息来让你产生失调,在传销中的表现是,先告诉你99个绝对真实的故事,再给你夹杂一个私活,你可能觉得不对劲,但是又觉得绝大数是有道理的,这时候你就会产生一些心理失调,在“相信与不相信”之间纠结。

  人在心里上是追求一种协调和平衡的。所以在这个过程中会慢慢对这个信息进行肯定或者否定,再加上传销组织的引导,不断地信息“轰炸”那么你从很大概率上就会相信他是真的。


  5. 行为叠加

  传销组织会让大家做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,很多无意义的行为。比如,一些宗教会要求跪拜和合一。调动我们的认知,为自己的行为做合理的解释。

  当我们感知到自己的所作所为与我们想法有所冲突时候,我们会调整我们的行为或认知。这个时候,再加上他们的诱导,我们也会对他们产生信赖感。


  6.制造高亢的情绪

  情绪会影响我们的记忆和判断。心理学家做过实验,结果证明:一旦愉悦和高亢的生理反应正好与心里的反射相关联,我们会更容易对这种环境产生信任。所以,传销组织也经常通过各种行为,让我们产生高亢的情绪。

  比如,我们在狭小的空间进行娱乐活动。因为从群体的认知上,我们在狭小的空间中,更容易被他人的情绪所感染,更容易被调动起来。另外传销者集体会念一些口号,并且会不断地会要求大声点,进而激发我们高亢的情绪。


  7. 垄断解释权

  很多抽象观念无法量化,个体差异不同,传销人员喜欢利用这样的模糊性告诉大家事实如何。看上去讲的头头是道,事实上,其中的逻辑性非常的勉强。


  8. 制造恐惧外部敌对

  人都是努力想要自己面对的世界合乎情理,能够确定的。很多未知是会带来恐惧的。这个时候,我们会更加渴望群体的支持。当他处于恐惧初期时,那么任何有效的关怀,都会让人们对传销组织产生季度的信任。比如说,一个人不敢走夜路,如果旁边有一个人,他就不再那么害怕。

  当他们被问及一些合法性问题时,会说自己不宜公开。制造外部敌对就是在制造不确定的因素,让打击只会更加紧密的相互依靠。进而让大家对组织产生信任与依赖。


  9. 群体去个性化

  在群体活动中,我们会感到“社会责任”的分散,由大众一起承担,自己所付出的代价非常低。心理学家辛格对个性化程度不同的群体进行研究发现,当自己的意愿与群体相反时,去个性化严重的群体更少表现出非遵从行为。

  洗脑者对一些行为的统一,让我们减弱对个体独体性的认知,产生对群体的服从。所以,很多组织都喜欢统一人员的着装仪表,除了标识和美观作用外,也有去个性化的作用,也方便组织化的管理。

  相信大家看了洗脑应用的心理学,也知道为什么洗脑这么厉害了。知道就像知道了对手的下一步棋一样,当我们遇到“洗脑”行为时,我们也能更快地反映和清醒过来。


2018年01月31日

传销病症的心理归因和传销“瘾症”的矫治对策
在这传销泛滥的年代,请让更多的人看到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“美丽”的骗局——传销洗脑为什么这么厉害

全部评论()

  • 1
  • 1

    声明:本站所有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其个人观点意见,防传销公益网保持中立,不予负责!


  • 1